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暗香驿站

前生,你在我的眼睛里;今生,你在我的牵挂里;来生,你在我的血肉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寒山几堵,风低削碎中原路。秋空一碧无古今,醉袒貂裘,略记寻呼处。男儿伸手和谁赌!老来猛气还轩举,人间多少闲狐兔,月黑沙黄,此际偏思汝!春水东流几轮回,千古名月梦中垂!铁骨铮铮自傲雪,暗香涌动品自高!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买一个爹回家伺候着(原创)  

2010-05-10 19:40:59|  分类: 致深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

引用

侃大山买一个爹回家伺候着(原创)

 

 

买一个爹回家伺候着

(二)

        爹爹看着儿媳妇司马婉儿举手投足,言谈举止,就断定她必定出身名门官宦。爹爹的眼力丝毫不差,司马婉儿的确出身于名门望族。

        父亲在朝廷翰林院做官,供职翰林。司马翰林有三个女儿,一个儿子,司马婉儿是三女儿,平时比较娇惯。司马婉儿知书达理,就喜欢跟自己的父亲理论理论,有时争论得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次,父亲说:“有福之人,不生无福之地。”司马婉儿不同意父亲的说法,主张:“有福之人,不落无福之地。有福没福,命中注定。命中无时,求之不得,命中有时,挥之不去。”爷俩个互不相让,争执不下。争论来争论去,司马翰林有些恼羞成怒:“司马婉儿,你生在咱们这样富贵的家庭,你就有福,倘若你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,你就是没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司马婉儿不肯让步:“我不同意父亲的说法。尽管我生在这个富贵的家庭,倘若是命中没有福分,也享受不了这个福。倘若我命中注定有福气,就是生在贫穷的家庭里,也照样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 司马翰林看到,司马婉儿不仅不感恩父母把自己带到这个家庭,反而强调在于自己的命运,怒气冲天:“司马婉儿,你在我们这样的家庭里,可以享尽荣华富贵,穿戴凤冠霞帔;倘若你跟一个要饭花子,你能穿戴凤冠霞帔吗?”

        司马婉儿毫不退缩:“我命里有荣华富贵,即使嫁给要饭花子,迟早也会穿戴凤冠霞帔的。”母亲和姐姐、弟弟,都来劝说司马婉儿,司马婉儿没有让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,好,好,”司马翰林手在颤抖,指着司马婉儿:“你不用跟我犟,我现在就给你找一个要饭花子,我看你还穿戴不穿戴凤冠霞帔?”
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是我的命,你给我找要饭花子,我就跟要饭花子走,不留恋这个富贵家庭,不稀罕凤冠霞帔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好,我这就给你找一个要饭花子,你马上就跟他走。”司马翰林叫来管家,出去看看有没有要饭花子,领到客厅里。

        管家马上出去四处寻找,左顾右盼,也看不到一个要饭花子。怪了,真是奇怪了,往常着要饭花子接二连三的,今天一个都没有,这是怎么一回事啊?回去禀告老爷,一个要饭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司马翰林大怒:“你真是无能之辈,连一个要饭花子都找不到!再去给我找,今天务必要找到一个要饭花子!”

        管家只好转身出去找,找来找去,终于找到一个要饭花子。管家看看要饭花子,膀大腰圆,印堂发光,好像不是一般的人。嗨,不管那个,就你了,跟我去老爷那里。管家把这个要饭花子领到老爷面前。要饭花子见了老爷,不打招呼,也不行礼,活像一根木头橛子,处在那里。管家拽着要饭花子,给老爷跪下行大礼。要饭花子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 司马翰林看看司马婉儿,再看看要饭花子:“司马婉儿,你如果不赞同我的说法,你就跟这个要饭花子走吧!看你命中还有没有福气了?”母亲和姐姐都劝说司马婉儿,司马婉儿执拗倔强:“走就走,我这就跟这个要饭花子走!”司马婉儿拉起要饭花子,头也不回就走了。母亲和姐姐们都拉着司马婉儿,司马婉儿没有丝毫后悔,挽着要饭花子的胳膊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刚走下大门台阶,进到院子,父亲在后面大喊:“你把凤冠霞帔放下,这是我们家里的,不准你穿戴着!”司马婉儿回头看看,立刻脱下身上的凤冠霞帔,抛在台阶上:“我司马婉儿,不穿戴凤冠霞帔,永远不进你们家门!”转身走了,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    你说这个要饭花子是谁呀?就是碗划啊!那天,就是赶得巧,所有的要饭花子都有病不能要饭,就留下一个碗划要饭,碗划真有好命啊!这也可能是天意,也可能是土地佬拿着狗头拐杖,把那些要饭花子打病了,因为那些要饭花子,命中没有那个福分,怎么可以娶司马婉儿做妻子呢?

        “郎君,你叫什么名字啊?你有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 碗划不敢抬头:“我叫碗划,家倒是有,父母死了多年,家里什么也没有啊,你跟了我不是遭罪吗?我看你不要耍小姐脾气,还是回你自己的家吧!”

        司马婉儿说:“碗划,你是婉儿的丈夫,婉儿是你的妻子,今后我们要共同生活了。今天,我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随命随缘。你走到哪,我就跟到哪,你要饭,我就给你挎筐,命运这根红线绳,将你我紧紧拴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 碗划与婉儿边走边唠,越唠越投机,越唠越投缘,不知不觉到家啦。进了家门,婉儿开始打扫房间,小半天的时间,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。可惜啊,家中没有隔日粮,瓢里没有下锅米,婉儿愁眉不展。乡亲邻里听说碗划领一个貌似天仙的媳妇来家,都来看望,都来祝贺,这个给了一瓢米,给了一碗盐,那个给了一瓶油,抱来一捆柴,还有的给了一床被子........。一个温馨幸福的小家庭,就这样建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碗划子承父业,上山打柴,下河捕鱼,拿到市场卖,换来十几吊钱,维系着生活。婉儿更是节俭持家,从来不乱花一吊钱,家里拾到得干干净净。时光如箭,岁月穿梭,一晃十年过去了,婉儿生有了两个儿子,一个女儿,生活虽说没有达到提襟见肘,可也没有盈余,勉强维持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天,婉儿问碗划的家世:“郎君,我跟你结婚十多年了,问你的家世,你就不说,你跟我一样,够犟的了。你跟我说说你的家世不好吗?”

       碗划长叹一口气:“哎,一言难尽啊!”

      “你慢慢说,我想听听,我喜欢听啊!”婉儿鼓励郎君。

      其实,碗划并不太了解自己的家世,只是听父母说过一些,又听到邻居的老爷爷老奶奶说了一些。

      原来,碗划的家世还真有一些古怪离奇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未完待续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二00九年十月三十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