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暗香驿站

前生,你在我的眼睛里;今生,你在我的牵挂里;来生,你在我的血肉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寒山几堵,风低削碎中原路。秋空一碧无古今,醉袒貂裘,略记寻呼处。男儿伸手和谁赌!老来猛气还轩举,人间多少闲狐兔,月黑沙黄,此际偏思汝!春水东流几轮回,千古名月梦中垂!铁骨铮铮自傲雪,暗香涌动品自高!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买一个爹回家伺候着(原创)  

2010-05-10 19:42:41|  分类: 致深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

引用

侃大山买一个爹回家伺候着(原创)

 

 

买一个爹回家伺候着

(三)

        碗划的身世真的古怪离奇,让人们不可思议,因此,他的身世自己不愿意谈起,他的同龄人都不太知道,只有他父母亲同龄人都知道。说起来,有一些传奇,好似天方夜谭,又好像海市蜃楼,可这都是铁板钉钉,石匠打铁匠----实打实凿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碗划的父亲姓鲍,几代居住在西子湖畔,渔夫樵夫兼职一身,冬天时就上山打柴卖,春夏秋就到西子湖打渔卖,维持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 一天清晨,父亲要到西子湖里打渔,满脸笑容对老伴说:“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,梦见送子娘娘给我们送了一个儿子,仔细看看,这个儿子还穿着蟒袍玉带,你说这事,怪不怪啊?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想儿子都快想疯了,胡说八道。”老伴看看丈夫,心里真不是个滋味。老夫妻两人都五十多岁了,生育过两个孩子,都没有站住脚,先后生病夭折。老婆从此再没有怀过孩子,老两口膝下无子,相依为命生活。渔夫再没有说什么,背起渔具去打鱼。

        这也是怪事,整个一上午,渔夫一条鱼也没有打着,渔夫心里犯合计,这可真是怪事了。傍午后三点多钟时,渔夫拉网,觉得沉甸甸的,渔夫喜上眉梢,用力往岸上拉。拉到岸上一看,这哪里是鱼儿啊,整个一个像脸盆大小的肉球子,表面呈肉色,用手指点点,软乎乎的,翻过来看,掉过来看,没有缝隙,没有裂纹,是个死葫芦的肉球子。渔夫想,这西子湖里有宝贝,也不能说没有妖怪,是宝贝,还是妖怪,渔夫拿捏不准,于是,将这个肉球子背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 渔夫背家里一个大肉球子消息,不胫而走,说话的功夫传遍了小村子,大家争先恐后来到渔夫家里,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 村里有一个老者,看着肉球子有一些犹豫不决:“这是个什么东西,我也看不透,必须打开才能知道端倪。可是,如果这是妖精,打开后妖气立刻冲出来,会给村子里带来灾难;如果是宝贝,不打开还不知道是什么宝贝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一个年轻人说:“不管那么多事,干脆用菜刀砍开算了。”围观的人异口同声赞成。

       老者看了大家一眼,摁一摁肉球子,摇摇头:“要打开它,也不能用菜刀砍,恐怕伤及里边的东西。”老者沉思了一会:“我看这样吧,用碗茬子一层一层划开比较保险。”当即有人递给他一只碗,他把碗打碎,拿起锋利的碗茬子,小心翼翼在肉球子上面划着。左一层右一层,里一层外一层,划开十几层,到了最后一层,就听到里边有婴儿的哭声,大家都很惊奇。老者赶忙划开最后一层,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,呈现在大家的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 老者笑呵呵地说:“恭喜你们夫妇,老来得子,后续有香火了!”围观人说,你何不好人做到底啊,顺便给这孩子起个名称吧!老者拿捏着碗茬子思忖着,有了:“这孩子自己带来的名字,就叫碗划吧!”大家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 老妈妈乐颠颠地抱起碗划来,给他洗洗澡,擦擦身子,用被子包裹起来。渔夫更是喜笑颜开,看着这可爱的男孩子,对老伴说:“我做的梦真灵验啊,送子娘娘真给咱们送来一个儿子啊,感谢上帝,感谢送子娘娘!改日我一定杀猪供奉!”自此以后,渔夫家里有了儿子,家庭有了生机,有了欢乐。

       冬来署往,光阴如流水,一眨眼的功夫,十二年过去了。这十二年里,碗划从来没有叫过爹娘,老夫妇为此心里很难受,几次告诫碗划,让他叫爹娘,碗划不理不睬,依旧不叫。老夫妇想,这就过年了,在三十晚上,我俩坐在家谱前,让碗划跪下,给咱们夫妇俩磕头,叫几声爹娘,咱们对老祖宗也好有个交代。商量停当,老夫妇摆上家谱,又各种供果,老夫妇穿上新衣服,端坐在凳子上,就等着碗划磕头叫爹娘。

       碗划执意不从,转念一想,两位老人都已经准备停当了,不磕头叫爹娘,爹娘会不高兴的,无论如何父母生养自己十二年,本应该该孝敬老人家。于是,他跪下磕头,亲切叫爹娘。谁知,碗划这一叩拜不要紧,竟然断送老夫妇性命,双双从凳子上掉下来,倒在地上,无缘无故死去了,这大年三十,居然成了老夫妇的忌日。你想啊,碗划本来就是一个大肉球子,不是凡人之体,老夫妇,怎能享受他的叩拜与称谓啊。碗划在邻居的帮助下,发丧了双亲,从此过上孤苦伶仃的生活,变为沿街乞讨的要饭花子。

        又过六年,碗划要饭要到了司马翰林的门前,喜事从天降,出人意料娶回司马婉儿做老婆。自从司马婉儿走进碗划家里,碗划生活焕然一新。白天打渔打柴,晚上司马婉儿交给他学文章,下到做人的道理,上至治国安邦策略,写写毛笔字,练练刀枪剑戟。有时碗划产生厌倦情绪:“老婆,我一个渔夫樵夫,学文识字练武有什么用啊?”司马婉儿耐心劝导他:“你学文习武,就为将来安邦治国,治理天下,那有大用处啊!”司马婉儿真敢想,一个要饭花子还要治国安邦平天下?

        碗划不跟老婆理论,继续习文练武。

        一天晚上,碗划做了一个梦,梦中说他在市场上买一个便宜货,这便宜货竟然换来整个天下。他不经意告诉了司马婉儿,司马婉儿说:“哎,异想天开,天下哪有那样的便宜事儿?不过,你到了市场就买便宜货,见到便宜货千万不能放过啊!”就这样,碗划在市场上买一个爹爹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 话说司马婉儿拜见爹爹施完礼,跟碗划两人搀扶着爹爹走进里屋,把爹爹让到炕上,叫来三个孩子,全家五口人都跪拜地上,给爹爹作揖磕头,郑重其事叩拜亲爹爹。磕头结束,三个孩子都围着爷爷,亲切叫爷爷,问长问短。

        老爷爷异常高兴,把三个孩子紧紧抱在怀里,指着大孙子说:“哈哈哈,孙子,你今后就叫金良,”又转向二孙子:“你今后就叫玉柱,”转向孙女:“你今后就叫凤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爹爹,”司马婉儿走上前来:“爹爹,那可不行啊,金梁、玉柱、凤姐,那都是皇帝家里孩子的名字,我们家里孩子怎么能叫哪样的名字啊?那样就犯下欺君之罪,全家开斩,祸灭九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,他皇帝家里可以叫的,我们家里就叫不得吗?”爹爹理直气壮:“就叫金梁、玉柱、凤姐。好了,你们到御膳房准备御膳,上不了一百零八道菜,也要上十八道菜,最低也要吃一看二眼观三啊,好好吃上一顿团圆饭!”

        碗划和司马婉儿来到外间屋子,准备酒菜,司马婉儿想,老爹爹说的话,怎么都是皇帝家说的话啊?莫非说碗划买回来的便宜货,是当今的皇帝不成吗?再一想,自己哑然而笑,谁家的皇帝脑袋还插一棵小草,自卖自身,这请来的亲爹爹,可能是精神不太好吧。不管怎么说,既然碗划把爹爹请到家里,我们就要尽力满足老人的要求,老人想吃什么,我们就竭尽全力给他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司马婉儿端上酒菜,爹爹也不客气,跟孙子孙女推杯换盏,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爹爹倒在炕上呼呼大睡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未完待续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二00九年十一月一日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