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暗香驿站

前生,你在我的眼睛里;今生,你在我的牵挂里;来生,你在我的血肉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寒山几堵,风低削碎中原路。秋空一碧无古今,醉袒貂裘,略记寻呼处。男儿伸手和谁赌!老来猛气还轩举,人间多少闲狐兔,月黑沙黄,此际偏思汝!春水东流几轮回,千古名月梦中垂!铁骨铮铮自傲雪,暗香涌动品自高!

网易考拉推荐

转瞬离别,搁浅了那场初温  

2012-04-05 22:39:35|  分类: 致深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转瞬离别,搁浅了那场初温 - 暗香驿站 - 暗香驿站的博客家园

 转瞬离别,搁浅了那场初温

 

【文:网络 编辑:暗香驿站】

 

转瞬离别,搁浅了那场初温 - 暗香驿站 - 暗香驿站的博客家园
 
     没有什么是永久的
  
  即便是贪恋你掌心的温度
  
  却抓不住
时间改变的人心
  
  终有一天你会
离开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文/若梓落------
  
  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你,是07年的年初,那时我是初四,
喜欢穿着红色的羽绒服。第一眼看见你,便觉得你是一个害羞的孩子,你的眼神很清澈,也很单纯。或许是很少和陌生女孩儿接触的关系,你总是喜欢害羞的将脸偏向一侧,你就那样傻傻的看着地板,我便偷偷的笑了。我在想,世界上还会这样害羞的男孩子……那一年你15岁,我16岁。
  
  因为某种特殊的关系,某些特殊的原因。去你家补课。我们是不是还算不期而遇?就算是遇见,也不是有意的遇见吧!在你家的第一天晚上,你的
妈妈问我,咱们俩可不可以睡一张床上,我坚决不同意,你也无趣的说道:"我睡觉不老实,别再把她踹掉地下。"于是,那一夜我和你的妈妈住在一张床上,你和你的爸爸住在一张床上。
  
  第二天,似乎你和我有了一些熟识感,也敢看着我的
眼睛了,只是还不肯多停留一秒,看过了,眼睛又会看向别的地方,有时候说说话会脸红,或许是太过于内向,又或许是太过于腼腆。那个样子,看起来很是可爱。
  
  那时候白天跟着你爸爸学物理,还有一个叫天舒的孩子跟着我们。我总是喜欢买一些零食吃,你便跟着我吃,天舒也跟着吃。不得不说,对于零食你有些爱不释手呢!有些时候还会把我的吃的藏起来,不让我碰,那一刻,我觉得你很可恶,我也没把
自己当成姐姐照顾你,不喜欢了也要斤斤计较。零食对于你来说好像多少都不算多,从哈尔滨走的时候还好奶奶给我带了200多元,否则这样吃下去,连回家的车费都要付不起了……
  
  其实我们十一岁的时候就
已经认识了,只是那时候没有把你放在心上,以至于后来回哈尔滨生活的几年里我都不曾想起你,是不是因为缘分才让五年半后的我们相遇?我不知道,或许,真就是缘分。
  
  时间可以磨合两个人的
感情,慢慢的我们可以在一起打闹了,不过也只是偶尔才会这样。我的心里怎么就那么不喜欢你和那个叫天舒的小男孩一起玩呢?好像把我冷落了一般,让我独自一个人站在你们的背后看着你们一起上网玩游戏。不得不说,我还是心理幼稚。喜欢和孩子凑到一块儿。
  
  最初几天的夜里有些不
习惯,晚上即使在一个屋子里面都不会说一句话,就那么静,静的连心跳都可以听见,静的连喘息声都可以听见,我知道你也没有学习,和我一样矛盾,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后来,还是因为要向你借书看看,我们才有了交流,但是很少。又过几天的夜里,话多了许多,我们会聊我们的过去,聊学校,聊女生,聊男生,聊学习……
  
  这一天,是我刚从奶奶家回来,莫名的情绪有些低落。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说了那么多,连自己都不肯
相信自己会那样做,一个隐藏了心底8年的秘密就那么的很顺其自然的被说了出来,我忍了许久,我以为它一辈子都不会被我说向任何人,我以为它会一直被我埋藏在心底…可是踏向十六岁的今天,我却把它说了出来。那久久的委屈,瞬间倾泻,我没要你理解我什么,我只是希望你静静的听着,你就果真在静静的听着。我眼睛里的泪水不争气的一滴接着一滴的往下流,顺着面颊,如同断了线的珠子。当我把那些事情说完之后,抬起头看你,你的眼睛却是那样的红,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哽咽着,瞬间泪也流了下来,这是我第一次看男生流泪……我看到你满眼的同情。我情不自禁的用手指擦去你的眼泪,你却一手挡下,自己擦干了。我们就那样互相的看着,直至***妈觉得房间里静的有些奇怪,推开了房门,我立刻擦干了泪珠。你也猛然回头。***妈对我说:我怎么看你像哭了似的呢?还是你反应快,说:没有……
  
  后来,我说,我真的不喜欢当女生,真是讨厌死了。
结果姑姑带我去买衣服,我执意要买男孩子的衣服,也许是自己潜意识里要抹掉心中的悲伤。最后我就真的换了一种风格,穿上了男孩子的衣服,剪了男孩子的发型。只是有些时候却掩藏不了眼底流露出来的忧郁,那不是我思想中所能控制的了的。
  
  你越来越在意我的情绪,你对我说,我的
心情就会影响你的心情,你还说,你高兴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,你伤心的时候我也伤心。当我伤心时,你会拉着我的手,让我感觉到你掌心的温度,只是这一点点,我就会满足,然后就会觉得暖暖的,真的,我能感受到你掌心的温度。在我脆弱的时候,你似乎就想我的哥哥一样,让我的心灵有了归宿。
  
  在大街上,我们习惯藏在***妈的身后走,***妈不放心,就会随时的回头看看,然后我们就对视一笑。还是义无反顾,走的很近。我们还习惯换穿彼此的外套,那件衣袖上带有红色带子的皮夹克就那么深深地映入了我的脑海,我记得当时你总会问我:冷不冷,要不换回来吧,你里面穿的太少了。
容易感冒。然后我就会说不冷。我并非有多么稀罕你那件皮夹克,只是喜欢这样的感觉。
  
  那年2月,辽宁阜蒙县的大街小巷都喜欢播放<让泪化作相思雨>这首歌曲。这是一首很伤感的曲子,最初
欣赏它的时候,并没有在意其中的歌词,后来才觉得那些词语很符合我们的情调,只是要把"苍白的爱情"改成"离别的友情"就好了.
  
  "为了那离别的友情的继续,
  
  为了那得到又
失去美丽
  
  就让这擦干又流出的泪水,
  
  化作满天相思的雨……"
  
  从你家离别的前天夜里,我们都失眠了,我仍霸气的占据着你的卧室,你却住在了客厅。不知是什么情调感染,我一直吟着黛玉葬花的后几句……你突然拉开你卧室的橱窗,吓了我一跳,然后就看见你眼睛直视着地面,眼泪刷刷的落下,都没敢看我一眼,什么也没说,站了好久好久……
  
  大年初二全家人聚到老家一起送我,我就那么的想抱抱你,可是做出来肯定会被误解,于是我就和每一个人拥抱在每一个人的脸上都亲了两口。你依旧是那么害羞,不肯与我拥抱,以至于亲你面颊都要躲到角落里进行。亲你的瞬间,我什么都没有想,只是想感受一下你面颊的温度,就像当初感受你掌心的温度一般。
  
  转眼间就到了下午,因为人员太多,偏僻的农村连
面包车都劫不到,更不要提打出租车了,只能靠几个姑夫的私家车送你们到村外打车。你们是第一批被送走的,那一刻,我是多么的想挽留,哪怕只是一秒钟。可是你终究还是被送走了,上车之前,你目视着我,很绅士的向我挥了挥手,那个眼神我至今记得,有不舍,有无奈,有忧伤,有悲凉……
  
  大年初三,二姑
父亲自开车送我去火车站,我们有些起晚了。就差15分钟开火车了,他才启动自己的私家车。车程很短,只有几分钟的路。就是这么短的路,他还是要打开车厢内的收音机。已是41岁的男人,依然那么有品位,懂得欣赏音乐,然而这个早上,他就偏偏将歌曲停留在了<让泪化作相思雨>。依旧是那几句深入人心的歌词,不过这一次,更多的是伤感。我就一直静静的听着,双目迷离,望着车窗外,看见路面很湿,那是阜新07年的第一场雨,似乎是在为我的离开而下。好一场相思雨,映在未亮的凌晨6点,是的,要走了……
  
  火车离开阜新,离开沈阳,离哈尔滨越来越近,窗外的柳树一棵一棵的向后划去,每有一棵树过去就意味着离家越近了,也是离你越远了。我的手里总是拿着你留给我的大头贴,一遍一遍的欣赏。记得,你就穿着我的外套任由我摆布,拍下你傻傻的样子,你说你不上相,可是在我手中的你却显得那么帅。我拇指扶过你的面庞,然后一滴泪就掉落在了手背上,下一次再见还要多久?
  
  我用文字写下心装不下的
思念,自从回来就在用日记记录下关于你的点点滴滴,几乎每天都要写。甚至我后来都佩服自己,居然可以坚持那么久为你写下整整一后本的日记。因此,我也喜欢上了文字。
  
  你在信中
曾经写道:在我心中没有人占据过那么久。我记得,你就那样思念我,在日志中写了满满一篇,其实却只有四个字:姐我想你!那一刻,看了觉得心酸到了极点。你说过:你不想回家,因为家里和街道都是我的影子……其实我也一样,只要闲暇,便都是关于你的记忆。我们在QQ上很少遇见,只要是遇见,每次都是依依不舍的告别。一直就是那样,尽力送给彼此最多的温暖。我们都单纯的认为,这就是姐弟间最高的境界。
  
  我一直都不会想到,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告别彼此的挂念。这是2010年4月25日。莫名的你打
电话给我,我挂了,打给你,你接起一分钟并没有说话,后来你问我你是谁,我只觉得无趣,便要求你直说。后来得知是你的妈妈,***妈就这样对我说:说你明天有可能被学校开除,或是变到自费班,说我夺走了你,还对我说我永远不能把你还给你的妈妈了。我央求你的妈妈把事情说的清楚点,***妈只是回信息给我说,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,只祈求明天他一切顺利,以后永远都不要联系……我就这样莫名的被你的全家拉入了黑名单,连原因都不知道。后来我想,估计是你白天发短信给我的时候,被老师发现了,没收了手机交到了上级……
  
  这次离别是真的离别,连一句道别都没有说,浑身颤抖的我已经没有力气,手指瞬间都变成了紫色,说不出的滋味,苦涩、委屈、惊恐一同袭来,那一刻我甚至傻得都把刀子准备好了,直接割腕,还好是因为一个孩子发信息给我要我别做傻事。
  
  我以为这就是一场梦,第二天早上起来才发觉这是真的。矛盾之际,我还是狠心毁掉了关于
弟弟的所有文字材料,我把那些笔迹泡到水盆中,眼看着那些字迹被水阴湿,然后变得模糊,最后消失不见,水盆中的水也由澄清变成了被钢笔水染成的蓝墨色。我决然的选择当掉了青春的初暖,说忘记是假的,只是毁掉之后,似乎释怀了许多。
  
  不是结尾的结尾:哈尔滨的10月16日下起了初雪,与以往的雪不同,这场初雪的雪花很硬。风很大,把雪花打到脸上似乎有些轻微的疼痛。今天我回家有些晚,一个人在大街上走了好久,想起你昨天突然换了手机号发短信给我,让我一口回绝……弟弟,不是姐姐已经把你忘记,是姐姐要你把我狠狠的遗忘,因为我不想成为你牵挂的孩子。我深呼一口气,一行泪水再次流下……
  
  
转瞬离别,搁浅了那场初温 - 暗香驿站 - 暗香驿站的博客家园
 

 

 眷恋夕阳

 

 

 【聚美斋】欢迎您
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